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和我的马甲

正文 130、那个有格调的剑客1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陆小凤当然相信贺归停。

    这世上很少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情, 因为他手里拿着剑,而他又是个顶级剑客,人们总是惜命的。

    鱼已经烤好, 陆小凤从时律手里接过, 往上面洒盐和辣椒。

    调料一洒上去, 香味瞬间就被激发出来, 这条鱼光是闻起来就已非常好吃。

    “你是不是已有了住处”

    “是。”

    时律从京城到拉哈苏, 自然在这里选了一家客栈住下, 收到司空摘星的消息后他才往前赶去找陆小凤。

    “那你一定也给我订好了一间房。”

    黑衣剑客点头。

    “只是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请我去坐一坐”突然有另外一个人说话了。

    这个人从冰面的另一端走过来, 她穿着一件紫缎面小皮袄,手里提着一壶酒, 脸上带着笑容,当她笑的时候, 就会露出两个酒窝来,让她看起来更甜也更美一些。

    这是个看起来让人很想亲近的女孩子。

    “你是谁”

    “我叫唐可卿。”

    蓝胡子的那四个老婆中有一个就叫唐可卿, 陆小凤当然想起来了。

    唐可卿走过来坐在了陆小凤身边,放下了手里的酒。

    “我本以为你需要我来送酒的。”唐可卿说, “没想到你已有了上好的竹叶青。”

    陆小凤看着她,突然问, “你怎么知道我是谁”

    他在到达拉哈苏之前已经在下巴上贴了一小撮胡子,虽然变化不大, 但他已不是“四条眉毛”的陆小凤,这个特征被抹掉以后, 这么北的地方怎么会有人认识他

    而贺归停不拔剑时就更像是一个普通人。

    “你不知道”唐可卿看起来比他更惊讶。

    “知道什么”

    “知道你有多显眼。”

    陆小凤看了看旁边穿着单衣的时律,又看了看裹得像球的自己和唐可卿,“我不觉得自己很显眼。”

    唐可卿笑了,“你先看看自己的衣服。”

    陆小凤穿着黑衣剑客给的衣服, 他还没来得及去买属于自己的新衣服。这件由上好的白狐裘和绸缎做成的衣服很保暖,陆小凤也很喜欢,他不觉得这件衣服有什么问题。

    唐可卿叹了口气,“你再仔细看看你的袖子。”

    陆小凤去看了,他发现上面竟用很隐秘的方法绣了龙纹,而且还是一条五爪的龙。

    “这是”

    “这是叶孤城的衣服。”黑衣剑客说。

    陆小凤感觉有人往他嘴里塞了一个鸡蛋和四个馒头,而且还在他头上狠狠敲了一棍逼他咽下去。

    他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袖子,“我总算知道你为什么穿着白衣服过来了,你之前在紫禁城里”

    “嗯。”

    唐可卿突然问,“你知不知道我原来是蓝胡子的老婆”

    “知道。”陆小凤老老实实地说。

    “既然我曾是他的老婆,那我一定也很会赌。”唐可卿说,“我们这种人,看一个人穿什么衣服就能看出他有没有钱。”

    “所以我很会看别人穿了什么。”

    “你的衣服上绣着龙,又不是皇亲国戚,除了贺归停谁会有这样的衣服”

    “除了陆小凤,谁又能穿着这样的衣服”

    “我其实也不知道自己穿了这样的衣服。”陆小凤苦笑一声。

    “无论你知不知道,我已经认出你来。”唐可卿说,“拉哈苏也有一个银钩赌坊,你若是想要罗刹牌,就去那里。”

    说完这句话,她就起身走了,逐渐消失在夜间的迷雾里。

    陆小凤不想管她有没有走,他只是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人。

    黑衣剑客仿佛没有察觉到陆小凤在看他,一本正经地啃着手里的烤鱼。

    “我虽然胆子比较大,可是我还是知道穿了这衣服的人一般会被砍头的。”

    “嗯。”

    “人若是没有头就死了,死人怎么能和活着的贺归停做朋友”陆小凤问。

    “嗯。”

    “看来有一个叫贺归停的人要失去自己唯一的朋友了。”

    剑客终于扭头看他,“叶孤城又不会在意这种小事。”

    “看来你和他的关系依然很好。”陆小凤突然笑了,他当然会真心为自己的朋友感到高兴,他总是一个更愿意为别人着想的人,“即使他当了皇帝,你们相处得也很不错。”

    陆小凤用筷子把锅里的白菜和血肠夹到碗里,“像他那样的剑客本就很容易寂寞,皇帝就更是世上最寂寞的人之一,现在我总算不用担心了。”

    一个寂寞孤独的人能有一个知己再好不过了。

    黑衣剑客给自己舀了一碗汤。

    “我们明日就去银钩赌坊如何”

    “好。”

    陆小凤推开了门。

    银钩赌坊之所以叫银钩赌坊,是因为老板总会在门下面挂一个银色的钩子。

    钩子在寒风中摇曳,就好像能勾出人心中的欲望。

    赌坊里人来人往,银子滚动的声音和银票拍在桌上的声音听起来那么动听,陆小凤总算找回来了一点还在江南的感觉。

    要不是他身后还跟着贺归停,他就要忍不住先赌上那么一把了。

    “你说我怎样才能拿到罗刹牌”陆小凤问,他此时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哪怕它穿起来没有那么好,也没那么舒服,但起码能让人放心。

    “不需要拿。”黑衣剑客对赌坊里的纸醉金迷不感兴趣,“引出岁寒三友杀掉就好。”

    “这似乎也是个法子。”

    一个看起来很温柔的女人穿过人群走了过来,她不仅长得很温柔,说话的声音也很温柔,“你们是不是就是陆小凤和贺归停”

    “没错。”陆小凤问,“你又是谁”

    “我是陈静静。”

    这也是蓝胡子的四个老婆之一。

    “我带你们去找李霞好不好”她一边说着话一边朝陆小凤靠过来,整个人好像没有骨头一样,只能依靠别人站着。

    陆小凤是个浪子,而且是个很英俊的,女人缘很好很好的浪子,但是他现在却表现的像柳下惠,一闪身就躲开了想要抱住他胳膊的陈静静。

    “你为什么不快带我们去”陆小凤说。

    陈静静有些奇怪,她不太明白陆小凤为什么表现得这么君子。

    “你好。”

    突然又有一个男人在陆小凤旁边停下。

    他穿着红色的袍子,上面绣满了大红花大绿花,头上戴了顶很高的绿帽子,上面竟然也绣了字,绣的是天下第一神童。

    “你好。”黑衣剑客认真的点头回应。

    这个男人竟然是在和他说话,而不是向陆小凤打招呼。

    “你是谁”这个男人提起衣服,行了一个女人的礼,笑起来疯疯癫癫的,因为他本来就是个疯子。

    “贺归停。”

    “我是李神童。”李神童说,“你来这里是要赌钱你喜欢什么赌法”

    “我不会赌钱。”

    “真奇怪,难道你以前没赌过钱,没来过赌坊”

    “没有。”

    “你想不想学我愿意教你。”

    黑衣剑客的好字还没说出口,就被陆小凤拉了一把袖子,然后又被他拖到了身后。

    “这个人穷得很,恐怕是赌不起钱的。”陆小凤说,“他大概也不想学。”

    陆小凤似乎已经忘记自己身上的衣服,昨晚的饭,还有今早客栈的钱都是剑客付的。

    因为他现在只想扯几个谎叫贺归停离他远一点,他不赌钱,也躲着陈静静,不就是害怕贺归停被教坏吗现在岂能让这个什么李神童把人拐走

    “你又是谁”李神童问。

    “陆小凤。”

    “我听到你要找李霞对不对”李神童笑了,“我也可以带你去。”

    陆小凤皱眉,回头看了一眼陈静静。

    “你不要这样看我。”陈静静叹口气,“他确实也知道李霞在哪的,因为他就是李霞的弟弟。”

    陆小凤立马又去看李神童,他已经走远,晃晃悠悠、蹦蹦跳跳的样子确实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李霞那样精明的女人竟然会有这样的弟弟

    赌坊后面有个木头搭的小房子,陈静静把陆小凤和时律带到了这里。

    这样小的房子实在很容易发生些什么,陆小凤想起了上官飞燕假扮的上官丹凤,想起了公孙大娘,想起了骗了自己的方玉香,他真的很容易上女人的当。

    他的麻烦有一大半都是从女人开始的。

    但是现在陆小凤的眼神带上了很深的审视,他当然能察觉到陈静静想勾引自己,所以他真的很严肃。

    如果是平时他说不定愿意和陈静静发生什么。

    但是现在他身后还有一个黑衣剑客,所以陆小凤已下定决心要提高两倍的警惕,决不能让贺归停看到不好的东西。

    “李霞在哪里”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陆小凤问,“你带我来这里找李霞,为什么会不知道”

    “因为这是她叫我这么做的。”陈静静说。

    “她叫你做什么”

    “她叫我等在这里。”陈静静说,“我们本已约好和贾乐山交易,可你却把他吓走了,对不对”

    “是,因为西方魔教的岁寒三友就跟在我们身后。”陆小凤紧紧盯着陈静静的脸,想要看出她有没有害怕。

    陈静静笑了,“我们偷走罗刹牌的时候就已想到这些,现在又怎么会害怕”

    陆小凤只能叹口气,他实在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总要执着于权势和金钱

    “你把贾乐山吓走了,我们把罗刹牌卖给谁”陈静静问,“我们的黄金又去找谁要”

    陆小凤不说话。

    “所以你得给我们一样的钱。”陈静静说,“只有这样李霞才会出来,否则罗刹牌永远也没人找得到。”

    “我没有钱。”陆小凤叹口气,“我既不是什么江南富豪,也不是真的皇亲国戚,哪里会有那么多钱,就连我身上的衣服都是贺归停买给我的。”

    “那你就永远也拿不到罗刹牌”陈静静冷冷地说。

    一直安静地站在陆小凤身后的黑衣剑客突然拔出了背在背后的剑。

    “你要做什么”陈静静脸色大变,飞快的向后退去。

    黑衣剑客并没有像她想的那样动手杀人,反而是把脚下的地板破开了。

    那一道剑光如此迅疾,而陈静静又非常害怕,她竟然没来得及阻拦。

    地板下面是冰,剑气不光破开了地板,还把冰面划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一直通到下方。

    “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陆小凤凑近一点往下看去。

    “有人在呼吸。”

    陈静静的脸色彻底变得惨白。

    李霞就躲在下面。

    下面是一个大水缸。

    水缸确实是水缸,因为它没门没窗,有两丈多高,想要下去只能用一根绳子。

    这里面竟然还装修的很奢侈,四处都铺了毯子和毛毡,放着烧的暖烘烘的火炉,坐在桌椅那里的李霞还在吃饭。

    “你就是李霞”陆小凤问。

    “我就是。”李霞放下手里的筷子,冷笑道,“就算你们找到了我,没有银子和黄金,也休想我说出罗刹牌在哪”

    “没有别的法子”陆小凤问。

    “没有”

    李霞本想这么说的,可她突然看见了跟在后面下来的黑衣剑客。

    剑客一身单衣,神色冰冷,站在这里好像和冰天雪地融为一体。

    她的脸竟然一下子红了,眼睛里也多了什么,话似乎都说不利索了。

    陆小凤忽然有不好的预感。

    “有”李霞说,她死死地盯着黑衣剑客。

    “什么法子”

    “你难道猜不出”

    陆小凤的脸色现在变得像刚刚的陈静静一样难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说网站 西甲赫塔菲| 八字算命婚姻何时结婚| 八字算命手机号码吉凶测试| 八字算命免费详批财运方向| 美女算命图片| 被狼养大的算命小说| 算命最准的网站易经预测网| 周易八字算命免费取名| 搜索一个易经算命最准的免费网站| 算命软件排行榜| 超准的农历生日算命| 算命免费2020年运程猪| 2345免费算命最准的网站| 在线算命免费测子女缘| 算命小说主角姓吴| 算命最准的免费网站2018| 免费算命2020年个人信息| 看手相算命图解| 在线免费算命| 免费最准的老黄历算命| 看手相算命图解| 算命的话可以信吗| 算命电影百度云| 算命小说女生| 算命真的准吗| 占卜算命真的准吗| 算命真的准吗 知乎| 算命纪录片未删减| 周易算命生辰八字婚姻| 算命免费网事业| 算命真的准吗可信吗| 中国算命大师排名| 算命小说女主现代| 八字免费算命| 手相算命图解大全| 姻缘算命| 内容算命的吴四爷和孙子吴峥| 算命小说吴峥| 算命最准的网站免费算命2020年运势| 算命大师是学霸是gl吗| 脚纹算命图解|